周粥舟洲

NTR/监圌jìn/制圌服/迷圌yào|森鸥外x你

斜陽:

谢谢  @信长姐姐的光辉永存  点文,抱歉久等了。忍不住加了两个梗。
这个是年轻的森医生。


你动了动手上的镣圌铐,已经在森医生的医务室里被这样囚圌jìn了两天,你放弃了挣扎。
你闭上眼睛,两天前那个夜晚的情形,在你脑海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福泽先生,我来了。”你敲了敲那扇熟悉的门。
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他,一把你迎进去就给了你一个长长的wěn。
几年圌前,年少的你们曾经那么相爱,后来他突然消失。重逢时,就算你已经跟森鸥外在一起,也无fǎ阻挡你旧情复燃。
“已经几年过去了,你还是一个人吗?”福泽轻轻圌撩着你的发帘。
“当然。”森鸥外神出鬼没,就算聪明如他,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也实属正常,你也没有告诉他真圌相。
你迫不及待的拖着他的和服,使劲wěn着他倮圌露的肩头。
门突然被破开。
你们看到挂着听诊器的医生,dāidāi地愣在原地。
于是你被森医生关进了医务室。


此时的你看着身边各式各样医圌疗器械,无奈的摇摇头。
你尽量避免看到身上羞齿的护圌士制圌服。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干的。
门被打开。
森医生即便只穿着简单的白大褂,还随意的挂着听诊器,也足够迷人了。
“知道那样做的下场是什么吗?”
你闭上眼睛,任由审判降临到你身上。你似乎已经感到下圌身被撕圌裂,却无处可逃的绝望。
“放心,我不会让你痛苦。”
你突然感到胳膊上的皮肤凉丝丝的,睁开眼睛一看,医生正在拿着棉球,帮你摁住zhēn头留下的xuè珠。
“你给我打了什么?”你惊恐的看着zhēn管。
“是我研制的特殊春圌yào,对身圌体完全无害。”
你的身圌体开始发烫,脸颊泛起深深的红晕,身圌体轻飘飘的,理智开始丧失,满意的看着胸前被制圌服挤出来的深沟。
“医生,我要……”你扭圌动着身圌体,由于双手戴着镣圌铐,无fǎ做出更撩人的动作,但是现在的你在森鸥外看来,已经诱人得不像话。
“好,我来了。”
医生拖圌下白大褂,剪开你的护圌士服,双手爱圌抚着你的双圌峰,从后面进入已经湿圌透的你,几乎次次顶到最深处。

【文豪野犬乙女向】烟支、玫瑰与弹药

春迟君:

#双黑X你, @天心仁慈 的点文。
#我得解释一下:我其实一直记着这篇点文,但最近面临人生大事,很忙所以拖到了现在。总之慢用。


.
.


    三人组里两个男性加唐纳一个女性,三个都会抽烟喝酒赌博,结果却是女性的唐纳抽烟最凶。一身阿玛尼的西装常常是混着烟酒以及香氛的味道。抬手投足间手腕的绿檀串倒是隐隐浮动着一两线檀香,掺进了烟油味里。


    这是一间设计的纷繁复杂(乱七八糟)的音乐酒馆,卖着外国酒和日式米酒,吧台白玉嵌着红檀木。门口却挂着画着天马行空图案的灯笼,一应摆设全都来自各国特色文化——1比10的木乃伊、猫头雕塑、拿着剪刀和纺线的命运三女神......一群穿着和服和西服的人听着爵士喝着杜松子酒。


    因为吧台设计你和太宰治坐得很近,他坐你旁边抽了一口烟,长长两根手指夹着点点星火的烟支,然后转头将烟圈轻轻呼呼地喷了你一脸,你阴沉至极地打量了这家伙一眼,拿起手边的酒瓶子。他一手接住了你丢来的酒杯。两个都是不常在太阳底下晒的人,在灯光和白色酒台的反射下更是白的过分。


    这几天的日子你不太好过,连出来喝酒的理由还得包装一下,最近更是被下了禁烟令,全部存货都被人搜走了,因而脾气更是多了好几分暴躁 。


    “再来一个蟹肉罐头,唐纳还要些什么呢? ”


    【...烟】


     你盯着手指瞧,合着酒咽下喉咙的痒意。


    “走开吧,上次让女性买单你也真好意思。”


     “哈哈,我保证这次我买单。”


     他双手举着如同投降一般,眯眼笑着看你,在座的其他各位如果不是有着相似的经验和敏锐的嗅觉,谁会察觉这样无害的表情下流动在他身体里的黑色血液呢。


     随着他的话语,烟息早已混入酒馆里复杂的空气中,你撑着头把玩手里的电子烟,没点意思的电子烟,旁边的太宰又抽了一口。


    “唐纳真的想抽的话.....”


    声音不是很大,很容易就被盖住而沉入空气里。


    “啊?”


    你好像听到了自己名字却没听清他后头说了些什么,便应了声表示疑问。冰凉的手指掐住了你的下巴一瞬间,带着你熟悉烟味的嘴唇便凑的很近很近。残留在视网里属于太宰的脸颊微微鼓起,那是因为口里正包含着余烟。当凑得十分近时人的眼睛便无法看清前面的脸了,残留的观感中嗅觉便更强了。


    在那一口就要渡过来后,太宰的后脑勺被抓住了,用几乎要把一大把发根都揪起的力道。


    “你,这,家,伙!”


     被叫来参加给他接风洗尘的小聚的中原中也刚来就火冒三丈,恨不得再把太宰治揍回医院。


    “啧。”


    吧台凳子有些高度,中原中也即使是站着,面对坐着的太宰却几乎还是处于平视他的的视角。你才懒得管又要打起来的两个,捡起吧台上还剩半根的烟支,懒懒来了一口。


    “去他的支气管炎。”
.
.
.


    你不常笑所以不常见你口里的虎牙,但那两颗虎牙还挺尖锐的。


    算什么毛病呢,三人组里两个酒量都不怎么好。从以前开始就没少出现三人喝一顿然后睡得乱七八糟的情况,醉了的你攻击力最强,好几次后你才知道自己醉了有咬人的习惯,那是真咬,把太宰治的手腕当牛肉一样的大力咬下去,差点因为咬到动脉把他给送进了急救室。白晃晃的手腕印着鲜红的牙齿印,他之后也不用绷带缠起来只是对着你笑,带着这印子晃了几天还开了场会,最后还惹得森欧外关心了两下,气得你把他绷带打个死结。之后你的渐渐的酒量也有所进步了,少有喝醉时候。


    “真残念。”


    他(们)如此说,中原中也揉了下因为结疤而发痒的肩膀。


    再严格说来你的酒量比搭档中原好很多,但你扛不起他 。看着比你小只的中原中也意外十分重,大概是因为勤于练习使得肌肉十分紧密。索性这家画风乱七八糟的酒馆有包厢提供,酒保会帮忙把喝醉得不行的中原搬进去。靠太宰治的话他只会把可怜的中原中也一人留在那儿,并把钱包拿走,然后第二天中原中也便带着落枕的脖子追杀他到三里开外。


    另外,喝醉的中原中也手劲十分大,这就是你现在还在包厢里的缘故。被迫以分外拘束的姿势在沙发床上一点也不舒服地睡着了。


    第二天你便感觉四肢已经废了,昨晚做了一晚乱七八糟的梦,就记得梦到熊瞎子追杀你然后一把坐了下去,快把你肺都压出来了。结果醒来一看果然身上砸着两个人一人一手臂加腿。衬衣的衣领一夜后早就皱得不成样子。你一脚踢开早就醒了的太宰治,捋了捋打结的发尾。中原中也倒是真还睡着,就是眼角怎么青了块。这时你才看到被你踢一边去的太宰治眼角也很对称的青了块。


    .......


    ......昨天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
.
.


    森欧外这个老大曾评价过你一句,你记得的。


    “唐纳的身体里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呢。”


    你没懂。


    每每出差归来的中原·壕气·中也总会给你带些手信,这也难得一个大男人能想到这些了。当然也是因为他有可以咨询和给他提醒的对象红叶大姐,但偶尔也会出点小问题。


    你表面波澜不惊,但眼神已变。


    .....中原你也许该解释一下,给个二十不到大好年华的女性带三十五岁以上女性专用黑瓶精华液,是什么意图?虽然你因为饮食不调常常熬夜各种坏习惯而使得皮肤情况很差,但中原先生你...做好反被报答(暴打)的准备了么?


    即使是唐纳小姐,也有颗很捉摸不透的女人心。红叶对于中原的牢骚(委屈)也失语了,表示无奈。


    “借个火。”


    你向一起走着的中原中也说到,红叶大姐的和室是不允许吸烟的,所以你俩都被赶了出来,现正往审讯室方向走。两日下来的秋雨把冷冬的寒意都勾起来了,也将你骨子里的冻疮再次引出到皮肤表层,这使得你有些不耐。你着实耐不住地挠了两把。你一向不怕痛也就下手狠,而冻疮最难受的不是疼,是痒,浮于表面,深入骨髓。


   中原看了眼你的手,啧了一声,问你怎么又不用膏药以及戴上手套。


    “忘了。”


    于是他一脸看糙汉子般的嫌弃。为防止你再扣抓那可怜的手背,他把自己戴着的手套脱下给你带上,好歹不会再抓。可是,你蹩眉。


    “好痒。”


     中原的手套刚脱下不久,还带着他体温的皮革手套暖和得反而使你手背那冰冷肌肤上的冻疮更痒了。


    “忍着,谁让你不用药。”


     他满脸不耐却抓着你的手,不再让你动弹半分,直到被审讯室里的太宰微笑地打断。说实话太宰气质里的阴郁和你所表现的阴郁不太相同,而跟审讯室里的气场比较相似。在审讯室里的太宰笑得连你都会觉得有点冷, 于是你又一巴掌拍太宰的脸。


    “干正事要紧。”


    “是是,已经让人该吐的都吐完了,另外这手套品味真差,一点也不搭还是脱下来比较好噢唐纳。”


    “滚吧青鲭。”


                                      ——つづく

【文豪野犬】 中原中也x你 德骨(车。。。)

千Lu伴随:

友情小提示~
1.这是上次中也x你德骨的车
2.那个……别飞出去……(哭笑不得)
3.勿喷勿喷勿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小可爱们接着!





请看评论区~~~

文野乙女.太/中x你-鬼父-r级

简直太带感了😂

要当小王子:

沉迷德骨:)比较变态的梗x
有时间的话会续写x

-鬼父-
慎.
太宰治.


太宰治的眼睛是非常好看的鸠红色。深邃中沉淀着隐隐的温柔,就单单是注视都能让人脸红心跳。


“放心啦,我一定会照顾好这么可爱的孩子。”


他笑着与你身边的亲属做了保证,然后牵住你的手,弯下腰来擦干净你眼角的泪花,垂头亲吻你的前额。


“乖孩子,不要再哭了。”


你一直认为,这是对失去父母的你的救赎。的确是的,他极尽所有能力来宠爱你,给你所有想要的东西。


被他压在身下的时候你仍这么想着。


“再多叫几声…我会更疼爱你一些。”


男人带着低喘的声音沙哑而又蛊惑,他一边亲吻你的脸颊一边侵犯你。


“父…父亲…”


你呜咽着应答他的要求,双腿环住他的腰。你听见太宰治满意的笑声,口中甜腻的呻吟被他的力道撞得散碎。


【End】

-鬼父-
中原中也.


“好了,小鬼,不要胡闹。”男人弯腰抱住正在哭泣的你,看似语气不善地安慰着,但动作却温柔得不像话。


“虽然很麻烦,不过既然答应了我就会照顾好她的。”


中原中也抬眸瞥了一眼你身后的亲人,表达了乐意接受这门差事。


他拍了拍你的后脑,伸出手来替你抹掉泪痕。


“该和我回家了,把眼泪收起来吧。”


中原中也是个很别扭的人,但他对你很好。一直都有想着你的小女孩儿心思,给你买来各种漂亮的裙子和饰品。


“中也到底是在养女儿还是在养公主?”


你笑着冲他撒娇,勾着他的脖子问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稍稍歪了歪头。


“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在我看来这两个不应该有区别。”


笨蛋…!你低低笑着蹭着他的脑袋。你对他…?


“中也中也,亲我♥︎”


他明显地一愣,浅蓝色眸子里的情愫几乎压抑不住。


“你的意思是勾引我和你乱伦吗?”


还没来得及回答,余下的话就被他的吻给消磨殆尽,你喘着气推开他,无意识地发出娇鸣低低地喘息。


“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想的是芥芥当父亲的话肯定鬼不起来,因为太严肃了不好睡啊所以才没写,绝对不是因为想偷懒#(就是
所以把芥芥放在了艳母梗里,欸教育儿子很艰辛啊x

姊妹篇-艳母-正在写hhhhhh
我真是越来越变态了x
等等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芥川龙之介乙女向】片段灭文法2

芥川龙之介关爱协会:

如果还有人想看后续的话就跟我讲w我还有几个梗想写还没写出来


或者从里面选几个想看的梗也可以点文w


车也可以哦(


感谢收看


=======================





  • 港口黑手党的所有人都认为芥川龙之介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就连樋口也不例外。他们惧怕着他,如同渔民畏惧平静无边的海面。但是你知道,芥川在你面前会时不时露出还未被磨砺干净的孩子气的一面,包括下意识的咬紧嘴唇,或者听到好笑的笑话的时候勾起的唇角。每次看到这些,感觉就好像是在日落散步时无意中在路边发现的宝藏。



  • 芥川龙之介的身体一直不好。童年时期的饥寒交迫再加上黑手党每天高强度的工作,感冒几乎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家常便饭。你会在休息日的时候为他准备好常用的药物和温暖的毛毯,煮一锅他喜欢的红豆汤静静地等待着他结束任务回来,带着未散干净的血腥味轻轻拥抱你。



  • “芥川先生偶尔也要休息下,不要让我担心。”“知道了。”



  • 在少数的共有的休息日里,你们通常会选择待在家里。芥川会帮你做家务,或者大部分时间你都在教他如何做饭,以防在你不在的时候他会饿死自己。你们偶尔会整天躺在床上不起来,在正午的阳光,老电影和书之间交换一个个温柔的亲吻。



  • 芥川睡眠很浅,而你偶尔会做噩梦,大部分都是之前那些不愿意想起的过去,梦中的世界总是伴随着黑曜般的火焰和同伴们死去时被烧焦的半张脸。每当这时候,你会在虚幻和真实间被一双手搂住,略显笨拙地抚摸着你的肩膀,直到你完全醒来,然后在他的怀中慢慢平复着呼吸。



  • “有我在。”



  •  他给你的新年礼物是一条围巾。从颜色和价格上看都不是他会考虑的款式。后来你才知道原来他跑去问了中也应该送女孩子什么礼物才会显得郑重一些。你一半好笑一半心疼地将围巾戴好然后亲吻了他的脸颊。明明该是个上上学追追女孩子就满足了的年纪,芥川却需要别人来教会他同龄人能做的最基本的事情。



  • 不过没有关系,你握紧他的手,一辈子很长,你有时间慢慢等。



  • 当芥川和你第一次赤裸着翻滚在床上的时候,窗外正在飘着些许雪花。你的手指抚摸过他身上那些深浅大小不一的伤痕,然后留下一个个安慰性的亲吻。当他真正进入你的时候,你感觉原来之前的世界一直是缺失的一块,而如今终于被温暖与充实填满。



  • “喜欢….喜欢芥川先生。”



  •  第二天的清晨当你醒来的时候闻到了味增汤的香味。当你走到厨房的时候看到他没有穿那件黑色的外套,而是只有里面的白色衬衫和随便围上的围裙,身后面貌似还打了个很牢固的死结。



  • “还痛么?”



  • 你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的表情,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味增汤有些咸,米饭也太硬了些,更别提甜得发腻的玉子烧。但你当着芥川的面全吃了下去,就好像从未吃过更好吃的食物一样。



  • “多谢款待,龙之介。”“你喜欢就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