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粥舟洲

NTR/监圌jìn/制圌服/迷圌yào|森鸥外x你

斜陽:

谢谢  @信长姐姐的光辉永存  点文,抱歉久等了。忍不住加了两个梗。
这个是年轻的森医生。


你动了动手上的镣圌铐,已经在森医生的医务室里被这样囚圌jìn了两天,你放弃了挣扎。
你闭上眼睛,两天前那个夜晚的情形,在你脑海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福泽先生,我来了。”你敲了敲那扇熟悉的门。
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的他,一把你迎进去就给了你一个长长的wěn。
几年圌前,年少的你们曾经那么相爱,后来他突然消失。重逢时,就算你已经跟森鸥外在一起,也无fǎ阻挡你旧情复燃。
“已经几年过去了,你还是一个人吗?”福泽轻轻圌撩着你的发帘。
“当然。”森鸥外神出鬼没,就算聪明如他,不知道你们的关系也实属正常,你也没有告诉他真圌相。
你迫不及待的拖着他的和服,使劲wěn着他倮圌露的肩头。
门突然被破开。
你们看到挂着听诊器的医生,dāidāi地愣在原地。
于是你被森医生关进了医务室。


此时的你看着身边各式各样医圌疗器械,无奈的摇摇头。
你尽量避免看到身上羞齿的护圌士制圌服。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干的。
门被打开。
森医生即便只穿着简单的白大褂,还随意的挂着听诊器,也足够迷人了。
“知道那样做的下场是什么吗?”
你闭上眼睛,任由审判降临到你身上。你似乎已经感到下圌身被撕圌裂,却无处可逃的绝望。
“放心,我不会让你痛苦。”
你突然感到胳膊上的皮肤凉丝丝的,睁开眼睛一看,医生正在拿着棉球,帮你摁住zhēn头留下的xuè珠。
“你给我打了什么?”你惊恐的看着zhēn管。
“是我研制的特殊春圌yào,对身圌体完全无害。”
你的身圌体开始发烫,脸颊泛起深深的红晕,身圌体轻飘飘的,理智开始丧失,满意的看着胸前被制圌服挤出来的深沟。
“医生,我要……”你扭圌动着身圌体,由于双手戴着镣圌铐,无fǎ做出更撩人的动作,但是现在的你在森鸥外看来,已经诱人得不像话。
“好,我来了。”
医生拖圌下白大褂,剪开你的护圌士服,双手爱圌抚着你的双圌峰,从后面进入已经湿圌透的你,几乎次次顶到最深处。

评论

热度(69)

  1. 周粥舟洲斜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