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粥舟洲

【文豪野犬乙女向】烟支、玫瑰与弹药

春迟君:

#双黑X你, @天心仁慈 的点文。
#我得解释一下:我其实一直记着这篇点文,但最近面临人生大事,很忙所以拖到了现在。总之慢用。


.
.


    三人组里两个男性加唐纳一个女性,三个都会抽烟喝酒赌博,结果却是女性的唐纳抽烟最凶。一身阿玛尼的西装常常是混着烟酒以及香氛的味道。抬手投足间手腕的绿檀串倒是隐隐浮动着一两线檀香,掺进了烟油味里。


    这是一间设计的纷繁复杂(乱七八糟)的音乐酒馆,卖着外国酒和日式米酒,吧台白玉嵌着红檀木。门口却挂着画着天马行空图案的灯笼,一应摆设全都来自各国特色文化——1比10的木乃伊、猫头雕塑、拿着剪刀和纺线的命运三女神......一群穿着和服和西服的人听着爵士喝着杜松子酒。


    因为吧台设计你和太宰治坐得很近,他坐你旁边抽了一口烟,长长两根手指夹着点点星火的烟支,然后转头将烟圈轻轻呼呼地喷了你一脸,你阴沉至极地打量了这家伙一眼,拿起手边的酒瓶子。他一手接住了你丢来的酒杯。两个都是不常在太阳底下晒的人,在灯光和白色酒台的反射下更是白的过分。


    这几天的日子你不太好过,连出来喝酒的理由还得包装一下,最近更是被下了禁烟令,全部存货都被人搜走了,因而脾气更是多了好几分暴躁 。


    “再来一个蟹肉罐头,唐纳还要些什么呢? ”


    【...烟】


     你盯着手指瞧,合着酒咽下喉咙的痒意。


    “走开吧,上次让女性买单你也真好意思。”


     “哈哈,我保证这次我买单。”


     他双手举着如同投降一般,眯眼笑着看你,在座的其他各位如果不是有着相似的经验和敏锐的嗅觉,谁会察觉这样无害的表情下流动在他身体里的黑色血液呢。


     随着他的话语,烟息早已混入酒馆里复杂的空气中,你撑着头把玩手里的电子烟,没点意思的电子烟,旁边的太宰又抽了一口。


    “唐纳真的想抽的话.....”


    声音不是很大,很容易就被盖住而沉入空气里。


    “啊?”


    你好像听到了自己名字却没听清他后头说了些什么,便应了声表示疑问。冰凉的手指掐住了你的下巴一瞬间,带着你熟悉烟味的嘴唇便凑的很近很近。残留在视网里属于太宰的脸颊微微鼓起,那是因为口里正包含着余烟。当凑得十分近时人的眼睛便无法看清前面的脸了,残留的观感中嗅觉便更强了。


    在那一口就要渡过来后,太宰的后脑勺被抓住了,用几乎要把一大把发根都揪起的力道。


    “你,这,家,伙!”


     被叫来参加给他接风洗尘的小聚的中原中也刚来就火冒三丈,恨不得再把太宰治揍回医院。


    “啧。”


    吧台凳子有些高度,中原中也即使是站着,面对坐着的太宰却几乎还是处于平视他的的视角。你才懒得管又要打起来的两个,捡起吧台上还剩半根的烟支,懒懒来了一口。


    “去他的支气管炎。”
.
.
.


    你不常笑所以不常见你口里的虎牙,但那两颗虎牙还挺尖锐的。


    算什么毛病呢,三人组里两个酒量都不怎么好。从以前开始就没少出现三人喝一顿然后睡得乱七八糟的情况,醉了的你攻击力最强,好几次后你才知道自己醉了有咬人的习惯,那是真咬,把太宰治的手腕当牛肉一样的大力咬下去,差点因为咬到动脉把他给送进了急救室。白晃晃的手腕印着鲜红的牙齿印,他之后也不用绷带缠起来只是对着你笑,带着这印子晃了几天还开了场会,最后还惹得森欧外关心了两下,气得你把他绷带打个死结。之后你的渐渐的酒量也有所进步了,少有喝醉时候。


    “真残念。”


    他(们)如此说,中原中也揉了下因为结疤而发痒的肩膀。


    再严格说来你的酒量比搭档中原好很多,但你扛不起他 。看着比你小只的中原中也意外十分重,大概是因为勤于练习使得肌肉十分紧密。索性这家画风乱七八糟的酒馆有包厢提供,酒保会帮忙把喝醉得不行的中原搬进去。靠太宰治的话他只会把可怜的中原中也一人留在那儿,并把钱包拿走,然后第二天中原中也便带着落枕的脖子追杀他到三里开外。


    另外,喝醉的中原中也手劲十分大,这就是你现在还在包厢里的缘故。被迫以分外拘束的姿势在沙发床上一点也不舒服地睡着了。


    第二天你便感觉四肢已经废了,昨晚做了一晚乱七八糟的梦,就记得梦到熊瞎子追杀你然后一把坐了下去,快把你肺都压出来了。结果醒来一看果然身上砸着两个人一人一手臂加腿。衬衣的衣领一夜后早就皱得不成样子。你一脚踢开早就醒了的太宰治,捋了捋打结的发尾。中原中也倒是真还睡着,就是眼角怎么青了块。这时你才看到被你踢一边去的太宰治眼角也很对称的青了块。


    .......


    ......昨天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
.
.


    森欧外这个老大曾评价过你一句,你记得的。


    “唐纳的身体里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呢。”


    你没懂。


    每每出差归来的中原·壕气·中也总会给你带些手信,这也难得一个大男人能想到这些了。当然也是因为他有可以咨询和给他提醒的对象红叶大姐,但偶尔也会出点小问题。


    你表面波澜不惊,但眼神已变。


    .....中原你也许该解释一下,给个二十不到大好年华的女性带三十五岁以上女性专用黑瓶精华液,是什么意图?虽然你因为饮食不调常常熬夜各种坏习惯而使得皮肤情况很差,但中原先生你...做好反被报答(暴打)的准备了么?


    即使是唐纳小姐,也有颗很捉摸不透的女人心。红叶对于中原的牢骚(委屈)也失语了,表示无奈。


    “借个火。”


    你向一起走着的中原中也说到,红叶大姐的和室是不允许吸烟的,所以你俩都被赶了出来,现正往审讯室方向走。两日下来的秋雨把冷冬的寒意都勾起来了,也将你骨子里的冻疮再次引出到皮肤表层,这使得你有些不耐。你着实耐不住地挠了两把。你一向不怕痛也就下手狠,而冻疮最难受的不是疼,是痒,浮于表面,深入骨髓。


   中原看了眼你的手,啧了一声,问你怎么又不用膏药以及戴上手套。


    “忘了。”


    于是他一脸看糙汉子般的嫌弃。为防止你再扣抓那可怜的手背,他把自己戴着的手套脱下给你带上,好歹不会再抓。可是,你蹩眉。


    “好痒。”


     中原的手套刚脱下不久,还带着他体温的皮革手套暖和得反而使你手背那冰冷肌肤上的冻疮更痒了。


    “忍着,谁让你不用药。”


     他满脸不耐却抓着你的手,不再让你动弹半分,直到被审讯室里的太宰微笑地打断。说实话太宰气质里的阴郁和你所表现的阴郁不太相同,而跟审讯室里的气场比较相似。在审讯室里的太宰笑得连你都会觉得有点冷, 于是你又一巴掌拍太宰的脸。


    “干正事要紧。”


    “是是,已经让人该吐的都吐完了,另外这手套品味真差,一点也不搭还是脱下来比较好噢唐纳。”


    “滚吧青鲭。”


                                      ——つづく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