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粥舟洲

【赤/绿/黑/黄x你】禁忌之恋

方糖声:

*骨科预警
*摸鱼
*超——严重ooc





【赤司征十郎】

要说你对于家里的兄长赤司征十郎是什么感情的话,大概只有又爱又怕才能形容了。

作为家里仅有一名女性,你的童年并没有被多么珍惜的对待。

相反,你自小就被教导自己是赤司家的人,而赤司,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你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妈妈的存在。
如果说哥哥赤司征十郎还曾经体会过母亲带来的温暖,拥有温情的寄托的话,你则是一点母爱都没有得到过的。


赤司夫人是在你刚满一岁时去世的。

你在那时还什么都不懂,连话都说不利落。

看着哥哥难过落泪的样子,你只会咬着奶嘴,拉一拉他的衣袖希望他能陪你玩。
然后像以前那样露出开心的笑脸。

赤司征十郎第一次没有理睬平日看来可爱极了的小妹妹。

他甩开了还是个婴孩的你的手,放任自己陷入失去母亲的痛苦。

明明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

赤司征十郎虽然还年幼,但是已经能分辨是非,有自己的主观思想。

他知道你在等着他像以前一样抱住你软糖一般的小身子,然后再亲一亲你光洁的额头。
他是哥哥,理应照顾好妹妹的。

但是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现在露出笑脸去哄你开心。

后来你在沉闷的葬礼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会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在你哭出来的时候过来将你搂在怀里。

你不明白为什么平时温柔的哥哥会在自己大声哭泣的时候连一眼都不曾看过。

你觉得自己被讨厌了。

被不愿意起来的妈妈讨厌。

被不愿意看自己的哥哥讨厌。

更被本来就漠视自己的父亲讨厌。


那么,成不成为不败的赤司,也就不重要了吧。


大概从那时起,你有些逆来顺受的性子就开始养成了。

你习惯随波逐流,习惯听从别人。

因为你害怕被讨厌被抛弃。
[只要我都听完你的,你是不是就不会讨厌我了呢。]

不过,这是身为赤司所不需要的性情。

赤司征十郎才是优秀的继承人。

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每当赤司征十郎呼唤你的时候,你总会下意识的想要逃避,却又不得不顺从。

“怎么了哥哥?”

“你过来。”

你僵了僵身子,最后还是朝他走了过去。你不敢违抗赤司征十郎。

不如说,服从哥哥这种事已经被你深深记在了心里。

哥哥是一辈子要听从的人。

没有别的选择。


“听说今天中午有人和你表白。”

赤司征十郎用的是陈述语气,这表明他已经全都知道了,只是过来要一个你的反应。

“是的。”

你将手攥的紧紧的,头也深深的埋下,厚重的红色刘海阻断了赤司征十郎的视线。

“但是…但是我没有答应他!”

“哥哥也知道的吧!”

“我…我从小……”

赤司征十郎突然笑了,笑的很好看。

是你一直喜欢的哥哥的样子。

毕竟你很久没有见过赤司这个样子了。

“知道什么?”

“知道你从小就有很多追求者吗。”

你突然感觉有点害怕,赤司征十郎近来的人格有些不稳定。身为他的妹妹,你很能体会到这种异动。

果然,赤司走过来捏住你的下巴,狠狠的亲了上来。

那个亲吻带着狠戾的味道,他甚至咬破了你的嘴唇,只为了给你一个惩罚。

赤司征十郎抱着一吻过后有些瘫软的你,满意的亲了亲你的发顶。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到底要我提醒你多少次,你只有我可以依靠这种事呢。”

……

“是,对不起,哥哥。”



从什么时候起呢,赤司征十郎对自己妹妹的感情变了味。

大概从母亲去世以后,一切都变的不对了起来。

赤司征十郎渴望温暖,渴望着妹妹能带给他温暖。

可是你害怕他。

这到底有多可笑,他的妹妹居然害怕他。

你在后来从来不违背他的命令,从来不表现出自己的不满意。

就像个人偶,不再是那个活泼的会叫他征十郎哥哥的小妹妹。

等赤司征十郎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生了不该有的心思。

乱伦。

禁忌。

他握紧了手里的将棋棋子,握的指节都隐隐泛白。

有什么关系呢,哪怕你讨厌他,惧怕他。

他也可以拉着你一起堕入地狱——

“王将。”









【绿间真太郎】

绿间真太郎比你小了三岁。

这意味着——

在你小学毕业的时候绿间真太郎还在读三年级。
你初中毕业的时候绿间真太郎才刚刚踏入帝光。
你迈入大学的时候,绿间真太郎才开始他辉煌夺目的高中。

这是时间差。

也是横在姐弟二人之间不可磨灭的代沟。


“喂小真,我听说有句话叫三年一代沟哦。”

“三年?”

“没错哟,正好是我和小真相差的年龄呢。”

“怎么办啊,那姐姐我和小真之间不就有代沟了吗。”

当年幼小的绿间真太郎虽然不知道代沟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隐隐约约听出了些不怎么好的意思。

年幼的孩子还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些微的恐惧已经让他两只绿盈盈的眼睛变的水汪汪的。看起来就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

“噗……”

身为姐姐的你看到绿间真太郎这副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是的小真你这孩子,心怎么这么重啊。”

你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揉了揉绿间真太郎毛茸茸的发顶。

小孩子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十分舒服。看着小小的真太郎你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化了。

“笨蛋小真,我是姐姐啊,就算有代沟也是没关系的吧。”


也许你已经不记得那个夜晚,但是绿间真太郎却一直记得。那天的你没有像平时一样狠狠的捉弄他,而是用很温柔的语气和他说——

“是姐姐啊。”


绿间真太郎想,这个温柔的姐姐,是他要守护一辈子的人。



拥有绿间家基因的你长得很美,所以,很理所当然的被很多男生追求。

也顺理成章的谈过男朋友。

至于绿间真太郎为什么会知道,那当然是因为他亲眼见到过。

他看见你牵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的手一起走进了一家甜品店。
那家甜品店离他们家很近,所以他平时也经常去。才不是想为了姐姐带什么吃的,只是那家的年糕小豆汤很好喝而已!

只不过,今天绿间真太郎却看到他的姐姐和另外一个男性走进了甜品店。

站在拐角的阴影处,绿间真太郎看到姐姐并没有点草莓千层,那明明是她最喜欢的东西。
但是她今天没有点。

绿间真太郎忍不住猜测今天你为什么没有点草莓相关的食物。

是吃腻了吗?
应该不会,你有多喜欢草莓他知道。
那是为了迁就那个男生吗?
绿间真太郎觉得自己不想再想了。

你会去迁就别人这种事他想了就觉得生气。

绿间真太郎突然顿住。
为什么姐姐交了男朋友自己要这么生气?

大概是因为姐姐交了男朋友没有告诉他!

小绿间真太郎笃定的点了点头,继续生气。肯定是那个男人告白的,他的姐姐才不会那么不矜持,才不会这么快就谈恋爱!

就算要谈恋爱也应该!

……

绿间真太郎突然脸红了。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了。

答案简直呼之欲出了。

他喜欢他姐姐。

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

绿间真太郎只觉得自己两只耳朵都变得烫了起来。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居然会对自己的姐姐有这种想法,简直不可饶恕。

小绿间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壮的心脏快要停止工作了,于是他开始进行自我催眠。

刚刚说的不是真的。

我没有喜欢姐姐。

不对我是说我没有那么喜欢姐姐!

啊也不对!我是说我的喜欢不是那种喜欢!

我还是很喜欢姐姐的!只是不是那种喜欢!没错!

小绿间念叨了几遍觉得心情顺畅可以自由呼吸了。
然后他又去偷看自家姐姐约会了。


他这一转头不要紧,正巧看到了那个男人打算对你动手动脚。

小绿间急得差点没哭出来。

这样不行,他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他要帮助姐姐!小绿间这么想着已经跑到了甜品店里,并且直直地扑到了你的怀里。虽然他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但是这样一定能阻断那个男人的动作。

果然,见效了。小绿间听见那个人有些咬牙切齿的开口询问,“绿间桑,这是?”

你十分淡定的扶住了扑到她怀里的真太郎,更加淡定的答复道,“是我弟弟,很可爱吧。”

“……你弟弟,好像很爱撒娇。”

“他粘我。”

绿间真太郎稍微在你怀里动了动,身为姐姐你立刻知道他是什么企图了。

你很给他面子。“小真?找姐姐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绿间真太郎不情不愿的把头从姐姐怀里拿出来,眼神看着地,“妈妈要我来叫姐姐赶紧回家。”

很明显绿间真太郎不擅长说谎,他在你的注视下脸慢慢涨红了,然后欲盖弥彰的补充了一句,“我说的都是真的!”

你看出来弟弟真太郎已经快要炸毛,赶紧安抚。“好,小真说的姐姐当然相信。”

拉着绿间真太郎起身,帮他整理好衣服。
“抱歉失礼了,那今天我们就先回去了。”

你说完也不等回复,直接拉着绿间真太郎走出了铺子。
在这个时候你还是比较关心弟弟,至于不小心晾了的这个人,只好改天再表达歉意了。


“小真?”

“姐姐?”

“……没事。”

“刚刚是我说谎了,对不起。”

“那小真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说谎吗?”

“姐姐不能这么早就谈恋爱的!“

“……诶?”

“那个人一看就不像好人,姐姐的男朋友要我亲自来挑才对吧。不然我才不会认同他呢。”

“噗……小真的心意姐姐收到了哦。”

真太郎愣了愣,他的心意?他急急地看向你,果然,你还是那副好姐姐的笑脸。

你什么都不知道。

绿间真太郎低下头,已经变得有些长的刘海挡住了他几乎一半的脸。

“嗯,姐姐知道就好了。”


[没关系,不知道也好。]
[反正,是我喜欢你。]


绿间真太郎在飞速地成长,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高。
属于少年时期的绿间真太郎就这么诞生了。

“总觉得,小真变帅了不少呢。”

已经上高中的你看着已经比自己高了的绿间真太郎,语气中不乏欣慰的说着。“看来肯定会有好多女生迷上你,小真不要被轻易拐跑哦。”

绿间真太郎掩饰性的推了推眼镜。“不会。姐姐还是多关心功课吧。”

“是是是,真不知道你这性子随谁了。”

“姐姐!”

其实如果可以,绿间真太郎希望能这么督促关心他姐姐一辈子,哪怕只是以弟弟的身份。


和你想的一样,绿间真太郎很受欢迎,尤其是在他成为奇迹的世代之后更受欢迎了。

“这样很好吧,小真也应该谈谈恋爱什么的。”

“……”

“小真?”

“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你什么都不知道。



绿间真太郎掷出手中的篮球,看也不看的转身,身后的球顺着高高的轨迹乖乖滑进了篮筐。
很完美也很严谨。
正如同高中时代的绿间真太郎。

“啊啦,小真还是这么刻苦啊,明明就算少练一天去陪姐姐吃饭也是可以的哦。”

“……”

“不说话姐姐也不会饶过你哦。”

“……去吃什么。”

“哈哈哈还是去吃你喜欢的年糕小豆汤吧,今天我请客,打工的地方刚好发工资了。”

“好。”

你总是这样,身为姐姐就在他的生活里肆意横行,为所欲为。让绿间真太郎的人生里处处沾染上你的气息。
超狡猾。

绿间真太郎咬了一口年糕,软软糯糯甜到心里。

你就和小豆汤一样,让他的生活很暖很甜。

他真的,很喜欢姐姐,很喜欢你。



你有一个稳定的男友是在绿间真太郎大二的时候。听说是公司里认识的前辈,人长的虽然没那么帅气但是十分可靠,对你很上心。

你说等到一切准备好就带回来给绿间真太郎看。

毕竟如果弟弟不喜欢自己的姐夫真的超难办。

绿间真太郎还记得你说这句话时的调笑口吻。
他肯定不喜欢。
连见都不用见。

可是他不能说,这是他必须死守一辈子直到坟墓里的秘密。这是一份这辈子都无法光明正大暴露在阳光下的扭曲爱意。


绿间真太郎有的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有病,在他自己做了医生之后仍然这么觉得。

他要是没病才不会那么自虐的去喜欢自己的姐姐。


真太郎得知姐姐要结婚的消息是在做完一场重大手术的时候,他收到了你的短讯。

“小真,周末来看姐姐试穿婚纱哦。”

“我们决定早一点结婚啦。”

他握着手机的手渐渐用力,终于,姐姐终于要变成别人的了。

真太郎又突然一惊。

他不能失态,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他的不对劲。

“我会去的。”


绿间真太郎一直都知道你到底有多好看,从小就知道。
但是在看到穿着白无垢的你时,他还是被惊艳到了。这样的你,他第一次见到。你和你的伴侣站在一起,脸上带着永远不可能对他露出的女性娇羞,笑的甜蜜幸福。

绿间真太郎握紧的拳骤然松开了。
姐姐幸福就好了,毕竟是他从小就想要守护的人啊。


“祝你幸福,姐姐。”

“谢谢,小真也要幸福哦。”

“嗯。”

绿间真太郎很幸福,他拥有一个最棒最温柔的姐姐。

喝下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清酒,绿间把脸埋在了手心里。他好累。




深夜里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压抑着哭声,也不知道是谁在吐露着不敢高喊的爱语。

“我爱你。”

下辈子,求你不要再是我姐姐。









【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几乎是看着你一点点长大的。

从嗷嗷待哺的婴儿到现在亭亭玉立的少女。

这是他看着长大的女孩儿,是和他血脉相连的女孩儿。

他一直都深爱着你,深爱着自己的妹妹。


起初,黑子哲也并不看好父母想要第二个孩子的想法。

那时的他已经是国中三年级,学业繁重。父母却还想要再增添一个负担。

不过,所有的顾虑都在看到你之后被打消了。

黑子哲也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她还刚刚出生没多久,粉嫩的皮肤显得有些皱皱巴巴。

他看着那个孩子咧开嘴冲着他笑。

那是他以后要疼爱一生的妹妹。


黑子有着想要成为幼稚园老师的想法,所以父母干脆把你丢给他来带。

黑子哲也欣然接受。

因为你实在是太可爱了,连打个鼻涕泡都那么可爱。

黑子哲也最常做的一件事就是把手放到你的嘴边,让你轻轻的啃咬。

你专心致志咬手指的样子很可爱。
他觉得自己能看一天。


在你长到一岁多的时候,黑子哲也开始教你说话。

“爸爸。”

“……”

“妈妈。”

“……”

“哥哥。”

“…哥。”

一瞬间,黑子哲也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你会是他一辈子的珍宝。


你长到五岁的时候,黑子哲也已经二十岁了。
他正在读大学,并且进行暑期实习。

虽然很忙,但是黑子哲也总是会抽出一些空闲时间陪你玩。

跳房子,躲猫猫,丢手绢。
甚至是过家家,黑子哲也也会陪你玩。

第一次玩的时候,黑子哲也被你规定为爸爸,而你自己则是妈妈。

黑子哲也明显愣了一会儿才想起问一问原因。

“你知道爸爸和妈妈的意思吗。”

“知道啊!不就是一起生活吗!”

“那为什么要叫哥哥为爸爸呢?”

“因为我以后要嫁给哥哥!”

清脆稚嫩的童声直接攻破了黑子哲也的心防。

你真的是个天使。

“啊是吗。”黑子哲也低头认真的看着你的眼睛,那双无辜可爱的蓝眼睛和他的极为相似。

“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啊,哥哥,等你来做我的新娘。”



等到你也成为一名国三生的时候,黑子哲也已经是个三十岁的成熟男人了。

用好友黄濑的话来讲,他现在变得很帅,能迷倒一片小姑娘。

黑子哲也到没想迷倒多少小姑娘,他只要你一个就够了。

开车到帝光中学门口的时候,正好是放学的时候。

黑子哲也看着众多的少男少女迈着轻快的步伐或笑或闹的从校园里走出,嘴角不禁挂起一抹微笑。

很多年前,他从这所中学毕业。
很多年后,你也在这所学校就读。

血缘,真的是非常奇妙的羁绊。


“哥!”

“放学了?”

“嗯!今天我们回家吃饭吧,我想吃你做的饭!”

黑子哲也一边应和着,一边帮你系好安全带。他往回退的时候,你正好转了一下头,娇嫩的少女唇瓣就这样擦过了他的脸颊。

……好软。

黑子哲也迅速找回神志,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一边的你还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样子显得格外呆萌可爱。

黑子哲也发动了汽车,在开上马路的前一秒,他的余光看到了你发红的耳朵。

真好。
他的妹妹,对他也是有感觉的。


高中毕业的时候,黑子哲也专门请了一天假去参加你的毕业典礼。

你在发现他之后兴高采烈的要同学帮忙拍照。说是在高中毕业这一天怎么能不和大了十五岁的哥哥照一张相。

黑子哲也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如果是你的要求那也没问题。

穿着学士服的你以及一身正装的黑子哲也站在一处樱花树下。
你们一起对着镜头微笑。


“呐,哥,你当年有没有把第二颗纽扣交给过别的女生啊。”

“想知道?”

“嗯…稍微有点好奇啦。”

“有的。”

“诶…诶诶诶!!!”

“给了当时的桃井五月,现在的青峰五月。”

“什么嘛,是五月阿姨啊……”

黑子哲也突然拉住了你的手,用格外认真的眼神看着你。

“想要我的纽扣吗。”

“……”

时间大概过了很久。久到黑子哲也觉得自己的手都开始微微发汗。

“想。”

你的嘴角微微勾起。

“我说过,要嫁给哥哥的啊。”


你真的是上天给予黑子哲也的,独一无二的宝藏。









【黄濑凉太】

大家都知道黄濑凉太有一个妹妹。

他的妹妹据说长得很漂亮,有一头长长的金发。个子不高,但是两条腿又细又长。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还会有一个酒窝,阳光极了。

不过这只是听说,没有实据。

这很奇怪,按理说,像你那样的容貌,应该是可以闻名整个中学界的。
就像你的哥哥黄濑凉太一样。

很多人都曾经询问过黄濑凉太,哪天把你妹妹也叫出来一起玩。

黄濑凉太总是顶着一脸阳光的笑容说着推辞。

“我妹妹身体不太好,还是不要随便出来比较好。”

“诶,超遗憾。”

久而久之,大家对你的关注度下降了。

提到你的时候也只会说一声是黄濑凉太的妹妹,特别照顾的妹妹,从此之外再也没有了。

这样很好。

黄濑凉太站在自己家门前,嘴角扬起一抹勾人的弧度。

这样,就没有人来和他抢你了。

他打开门,门里是你欢迎哥哥回家的笑容。

那么灿烂,那么无瑕。

看的黄濑内心一片柔软。

这是他的妹妹,从小看到大的妹妹。

是属于他一个人的阳光。





后来他们都长大了。

你的的确确长成了一个美人。
一个令人移不开眼的美人。

你其实和黄濑凉太很像,你们都有着金色的头发,令人折服的笑容。

但是你们不一样。

至少,你不会做出兄妹乱伦这种事。

“你到底想怎么样!”

凉太看着被自己锁起来的妹妹,已经没有以前那么骄傲璀璨了。

她甚至在渐渐变得扭曲黑暗,是被他逼的。

“抱歉,我好像等不到你彻底成熟的那一天了。”

“能不能先,救救我?”


对于黄濑凉太来说,妹妹是他生命里的太阳。你一直悬挂在他的世界里,温暖着他寂寞脆弱的内心。

他只要一想到这抹阳光可能会被夺走,就恨不得要杀掉那些觊觎你的人。

你脆弱的一面,痛苦的一面,开心的一面,幸福的一面。
要是只有他能看到就好了。


黄濑再找回理智的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依然停留在你的体内,因为是他说不想让自己的液体流出妹妹的身体。

他想要个他和你的孩子。

哪怕那孩子会是个畸形。

但只要是你生的,又有什么关系?


黄濑抬手轻轻摩挲着你的发顶,就像是小时候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他又想起曾经,你过来给他开门时灿烂的笑脸。

你叫他——

“凉太哥哥。”





评论

热度(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