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粥舟洲

【刀劍亂舞】思慕

雪璘:

+刀X主、自創女審神者有
+微虐阿尼甲注意、審神者有名字。
+髭切X女審神者。
+文筆渣、錯字多、請見諒ww




【感謝 @四季院☆花满园 小天使提供的題材~❤】







    她面色蒼白地躺在床鋪中,就如同一個精緻的洋娃娃般毫無生氣。髭切將替換下來的繃帶放在了一旁,接著他仔細地替她系上寢衣的帶子,不會太緊亦不會太松的蝴蝶結落在了她的腰側。伸手理了理她額前的劉海,付喪神才起身將替換好的繃帶拿去處理。




    加上今天的話,他已經有四天沒聽見審神者的聲音了。




    稍微有點寂寞呢。




    將繃帶交給燭臺切光忠后,髭切便回到了審神者的寢室里待機。這幾日來他都陪著昏迷不醒的審神者,偶爾看著她的睡顏發呆、捏捏她冰冷的手心、或者說說本丸里所發生的趣事給她聽——當然,有很多都是他徑自捏造出來的。




    “主殿,我今天叫對了肘丸的名字哦。”


    “他啊,高興得都哭了呢,不過沒多久我又忘了他叫什麼名字了。”


    “啊,馬當番的時候馬兒還是很怕我呢,我明明都很溫柔地不去弄疼它們了的說。”


    “對了,主殿,你不是說要學騎馬嗎?等你病好了,我帶你騎馬好不好?”


    “主殿,你有在聽嗎?”


    “……吶,主殿,你什麼時候醒來啊,我想你了。”




    冰涼的觸感劃過他的臉頰,他並不知道那其實是被人類稱為眼淚的東西。他將頭靠向她的脖子處,原本屬於她的馨香被藥膏和消毒水的味道所代替。他,因為這樣他才可以感覺到她微弱的體溫。




    才能說服自己她還活著。




    “璘,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他就像個無助的孩子般發出了哽咽,他感覺胸口好像被什麼東西塞滿般,悶悶的是他未經歷過的感覺。




    想聽她的聲音、想看她注視著自己、想要一個活生生的她,若說這是刀劍思慕主人的本能,但那想將她佔為己有、成為自己的私有物的情緒又是怎麼一回事?




    為何她現在就躺在他的身側,房裡只有他和她,但他任然不會滿足。他想要的其實遠遠超過眼前他所擁有的。他想要的是一個充滿生氣的她,而不是一個宛如死者般寂靜的她。




    —— 他要她像個平凡人一樣心甘情願地愛著他。




    髭切輕輕地歎了口氣,整個人蜷縮在她身側,沒戴手套的掌心包裹著她的,然後就是他的手指靈活地溜進她的指縫間,與她十指相握。




    ——【好可怕啊,這樣的自己。】




    心中的理智和私慾正在進行拉扯,他以唇輕碰她的額頭,心中卻叫囂者更多。暫時被私慾牽著鼻子走的付喪神得寸進尺地吻了吻她的嘴唇,舌尖所捕獲的苦澀藥味讓他皺了皺眉,卻拉回了他為數不多的理智。




    “主殿啊,你覺得如此深愛著你的我,該怎麼辦才好?”




    最後的話宛如歎息般地被傾訴著,審神者的長睫輕顫,卻沒有睜開眼睛。




    他自顧自地說著,語氣輕飄飄地卻帶著無數的眷戀和無助。




    ——【我愛著你啊,璘,很愛很愛哦。】


    ——【如果你聽到的話,醒來後給我答復好不好?】




TBC




~~~~~


酒量不好還去喝酒簡直是自找虐,


腦袋昏昏沉沉的結果卻發現寫出來的文似乎還不錯,呵呵呵呵呵(呆笑


關於此文的番外會在明天(如果我有時間)補上哦   w




其實是想嘗試寫黑化的阿尼甲,結果發現就算我微醺了還是下不了手    




關於這篇的阿尼甲:


其實他是很糾結的。


他很想趁著這次的機會將昏迷不醒的審神者神隱起來,可是他又想要一個活潑亂跳的審神者。(私設:被神隱的人只會維持著當下的狀況,如果審神者是昏迷的狀態之下被神隱,那麼她永遠都是昏迷的。)


他明白愛不是佔有,可是他又想佔有;他明白不能乘人之危(?),可是他還是忍不住輕吻昏迷狀態裡的審神者(喂!),這樣的感覺很矛盾吧www(笑


其實這有點像明知道考試前不讀書是不對的,可是還是會懶得去讀_(:зゝ∠)_






題外話:




我又跑題了

评论

热度(39)

  1. 周粥舟洲梅茶子 转载了此文字